• <source id="mpniy"><div id="mpniy"></div></source>
    <b id="mpniy"><kbd id="mpniy"></kbd></b>
    <source id="mpniy"></source>
      <bdo id="mpniy"></bdo>

          阿來出新作 流年滿卷人間煙火

          • 1617944927
          • 北京青年報

          散文隨筆集由七個部分組成 是首次在作品中展現學識、情感世界及日常生活

          暮春時節花謝花飛,因嘆韶華易逝春光短。四川省作協主席阿來的全新散文隨筆集《以文記流年》恰在此時出版,透露汶川地震發生后始終無法提筆寫災難文學的原因,并用文字表現出一個寫作者與寫作相關生活的方方面面,讓讀者走近一個充滿人間煙火、充滿生活氣息的文學藝術家阿來。

          《以文記流年》是阿來的全新散文隨筆集,這本書由“云中記”“讀書記”“出行記”“懷人記”“鑒賞記”“品酒記”“演說記”七個部分組成,是阿來第一次在作品中展現他的多元才華、學識、情感世界及日常生活。

          地震發生時他在寫長篇《格薩爾王》

          在《不只是苦難,還是生命的頌歌——有關“云中記”的一些閑話》中,阿來透露了汶川地震發生時自己的切身感受和所見所聞及他多次重返災難現場,卻始終無法提筆寫作的原因。

          那是在2008年5月12日,阿來坐在成都家中寫作長篇小說《格薩爾王》,在古代神話世界中徜徉。當天下午2時28分,世界開始搖晃,他抬頭看見窗外的群樓搖搖擺擺,吱嘎作響,一些縫隙中還噴吐出股股塵煙。“我正在寫的這個故事中的神或魔憤怒時,世界也會像人恐懼或掙扎時一樣劇烈震顫。我可能花了幾秒鐘時間判斷,這些震顫與搖晃到底是現實還是正控制著我的想象。終于,我確定震動不是來自故事,而是從地板從座椅下涌上來,差點把我摔倒在地上;不是陷入想象世界不能自拔時的幻覺,而是真實的地震。”

          阿來表示當時他不會意識到這些,只是當搖晃停止,才和兒子沖到樓下,混入驚惶的人群。所有人都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通信已癱瘓。想再回家中,樓道已經被封鎖,只有坐在街邊的車中,靜待消息。將近兩個小時,通信漸漸恢復,消息慢慢匯聚,大地震,震級八級,受災范圍綿延從南到北:汶川、北川、青川,嚴重破壞地區超過十萬平方公里,大量人員傷亡。

          當這次大地震的面目初步清晰,已經是黃昏時分。這時交通、電力、通信恢復正常,還是禁止回家,總是裝在車上的野營裝備派上了用場,阿來在公園支了一個帳篷,打開睡袋卻睡不著。地震震中汶川縣映秀鎮,在他老家阿壩州的范圍,他等了許久才終于打通了家里電話。“我們那個縣那個村也經歷了劇烈搖晃,但房沒倒,也沒有人員傷亡。只有三妹妹帶車跑長途,她自己和一車乘客,地震發生那個時段,正在震中附近,妹夫已從成都出發徒步進山去尋找。”阿來寫道。

          多次去災區探訪卻忘了有關地震的寫作

          次日一早,阿來驅車前往震中汶川。平常成都到汶川兩個小時車程,現在近路斷絕,繞行的路線是800公里山路,整整兩天。路上,余震不斷。他那輛車伴他穿行這些險象環生的山路,至今車身上還有兩個落石砸中的傷痕,一處在風擋玻璃上,一處在引擎蓋上。修車時,他特意叮囑把大傷平復,小傷留下。

          繼續前進,越靠近災區,以前熟悉的道路越是損毀得慘不忍睹,四處都是房倒屋塌、人員傷亡的慘痛景象。遇到一位相識多年的老友,當時是阿壩州副州長,當時他眼含熱淚說,全州人民幾十年辛勤建設的成果就這么毀于一旦。確實是滿眼毀損:道路、橋梁、學校、電站、工廠、鄉村,人員也有死傷。阿來說,那也是他地震以來第一次流淚。大災發生,過了幾天,因震驚而麻木的感情器官才開始發生反應。

          后來又去過許多災區,一萬多人口的映秀鎮傷亡過半。山清水秀的北川縣城一部分被滑坡埋葬,剩下一多半全部損毀。再往北,青川縣東河口,山體崩塌,把一個村四個村民小組184戶人家、一所小學全部掩埋,700余人被無聲無息地埋入地下。阿來走在地震新造成的地貌上,踩著那些從地層深處翻涌出來陷腳的生土,不敢相信下面就埋葬了一個曾經美麗的村莊。

          那個時候,他全然忘記了自己的寫作,只是想盡量地看見,和災區的人民共同經歷,在力所能及的方式盡一點自己微薄的力量。

          “我不在災區,

          但劇烈的創痛同樣落在我的心頭”

          那時很多作家都開始寫地震題材,阿來也想寫,但卻覺得無從著筆。在阿來看來,許多可歌可泣的抗震救災故事,在新聞媒體高度發達的時代,這些新聞每時每刻都在即時傳遞。自己的文字又能在其中增加點什么?是黑暗之中的希望之光,人性的蘇醒與溫度,還是有脈可循的家國情懷?說說容易,但要讓文學之光不被現實吞沒,真正實現的確困難。

          后來阿來又寫了幾本書:《瞻對》《蘑菇圈》《河上柏影》和《三只蟲草》,但都不是寫地震。災難還在發生,2013年蘆山地震,2017年九寨溝地震,兩次都離汶川地震發生地不遠。地震后也不斷發生地質災害,2017年6月24日,一個叫新磨的村莊被滑坡掩埋,60余戶人家、近百條生命瞬間消失。地質專家認為,滑坡是因為汶川地震后造成的地質應力改變。大地并不與人為敵,但大地也要根據自身的規律發生運動,大地運動時生存其上的人卻無從逃避。

          “我不在災區,但劇烈的創痛同樣落在我的心頭。而且,只是寫出創痛嗎?或者人的頑強?但這種頑強在自然偉力面前又是多么微不足道。我唯有埋頭寫我新的小說,唯一的好處是這種災難給我間接地提醒,人的生命脆弱而短暫,不能用短暫的生命無休止炮制速朽的文字。”阿來在文中傾訴著這種災難帶來的生命感悟。

          “我只有這個強烈的愿心,

          讓我歌頌生命甚至死亡”

          就這樣直到汶川地震十周年,他用同樣的姿勢,坐在同一張桌子前,寫作一部新的長篇小說。這回,是一個探險家的故事。“下午兩點,那個時刻到來的時候,城里響起致哀的號笛。長長的嘶鳴聲中,我突然淚流滿面。我一動不動坐在那里,十年間,經歷過的一切,看見的一切,一幕幕在眼前重現。”半小時后,阿來的情緒才稍微平復。他關閉了寫了一半的小說,新建一個文檔,開始書寫一個人,一個村莊。從開始,他就明確地知道,這個人將要消失,這個村莊也將要消失。他要用頌詩的方式來書寫一個隕滅的故事,他要讓這些文字放射出人性溫暖的光芒。

          “我只有這個強烈的愿心,讓我歌頌生命,甚至死亡!除此之外,我對這個正在展開的故事一無所求。五月到十月,我寫完了這個故事。到此,我也只知道,心中埋伏十年的創痛得到了一些撫慰。至少,在未來的生活中,我不會再像以往那么頻繁地展開關于災難的回憶了。”阿來表示,因為這個原因,《長篇小說選刊》要他為《云中記》這篇小說寫創作談時,他不想寫。表面的原因是這些日子確實很忙,其實是他短期內確實不想再去碰觸這個話題,也沒有什么小說觀或小說技法之類的話題要談。這只是一個年復一年壓在心頭的沉重記憶,終于找到一個方式讓內心的晦暗照見了光芒。

          所以,他在這里要說的,也只是如何讓自己放不下這段記憶的一些經歷罷了。如果再多說一句,也只能說,他喜歡自己用頌歌的方式書寫死亡,喜歡自己同時歌頌了造成人間苦難的偉大的大地。

          文/本報記者  張恩杰  統籌/滿羿

          • 編輯:張曉芳
          原創聲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

          征文啟事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記錄旅途美好回憶,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形式圖文、視頻均可。

          稿件必須原創。稿件一經采用,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精美禮品,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

          投稿郵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詢QQ:490768046

          編輯推薦

            專題推薦

            文化北京

            我要查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

            Copyright ? 2002-2021 www.wldm29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

            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3d性欧美videofree高清,video日本老熟妇,免费中文熟妇在线影片 网站地图